【思索】我是ADHD傾向的聾人

  我是小猴,我非常喜歡寫作、畫作、閱讀,喜歡思考,更喜歡接觸不同的領域,對我而言就像是探索未知領域的充滿樂趣,由於我不善於表達,因缺陷的關係無法吸收更多資訊,很多想法全都藏在心裡,透過打文章把自己的想法全都打出來了,讓我的文學造詣更加進步,透過畫作把自己的心境化成具體呈現,透過閱讀,我從文學、文章、設計、思考等等不同書類來吸收資訊,豐富了我的內涵和知識,增擴眼界,上帝賜給我很多的恩典,讓我有很多才能去自由發揮,我很喜歡電腦,正因喜歡電腦,考了很多證照,當然會有失敗、灰心的時候,還想過放棄,如果沒有固執這種個性,我到現在只會半途而廢,感謝主。

10612794_730471770340487_5440637339086059973_n

  我的一生,全毀在聽力障礙,從4個月半發燒後,不再是健全聽力,而是僅存有殘餘的聽力,想必我母親一定受到很大的打擊及無助,我一切什麼不懂,仍舊是天真無邪的我,直到國中才慢慢知道何謂是聽障,開始排斥承認自己是聽障,從國小到國中很常被欺負,我是聽不到的關係,再加上我說話不清楚,難以和人溝通,變得不喜歡跟人互動了,到大學之前一直刻意隱瞞自己是聽障的身分,打死我也不承認我是聽障,完全不想面對自己的障礙,好強心的我,開始武裝自己,來逃避殘酷的現實,仍然不敵自己就是聽障的現實,我國中小都是上普通班、啟聰班,我不喜歡去普通班,只會被欺負被小看,也不被認同,只有去啟聰班才能讓我感到快樂、開心無比及成就感,對於歸屬感完全感受不到。

  直到大學一年級,參加了2009年台北聽障奧運當志工,開始接觸真正的聾人,認識聾人文化,也學會了國際手語、臺灣手語,也瞭解到臺灣和國外的聾人的差別,在臺灣裡對聽力障礙有很多不同的稱呼,像是聽障、聾人、喑啞、聽損、重聽、聽友、靜聽者之類,反觀之,國外全統一都是deaf,我才明白只有聾人(deaf)才是真正的文化,其他全都是聽人稱呼而來的,我越來越喜歡deaf culture,不同於口語溝通方式的運用,手語、唇語、筆談、不需要借用聲音來溝通的方式,是最明顯、直接的特色,雖然我學手語才兩年,但在聽障同儕相較之下,卻是快得很多,我覺得那是因為興趣所在,學習進度當然快得很多了,我非常喜歡手語,欲罷不能啊!!!! 希望我能往後都能自稱是聾人!!而不再是聽障~~~能以手語和聾人們暢順交談,感到快樂無比,終於能接受了自己的障礙,找到歸屬感的一份及認同感,很高興能跟2009年台北聽障奧運結緣,開啟了我的眼界更廣闊。也感謝2009年台北聽障奧運回到未來家族的成員們的幫忙及體諒,讓我這小毛頭當大家的副家長,沒經驗的我,簡直是超魯莽的衝鋒,沒有考慮到很多,但很感謝成員們的包容,讓我能夠不斷在錯誤學習並累積經驗。

  第一次在大四開始申請手語翻譯員陪同上課時,本來覺得這是很丟臉的事,因為怕很多人的眼光看我們,感覺很奇怪,不過我還是鼓起勇氣去申請,直到我接受手譯員的服務後,我才開始慢慢對申請手譯員改觀,原來申請手譯員是幫助我能吸收更多的資訊,不再是花體力和精神去讀唇語,而且也不再耗很多時間跟別人筆談,如果沒有經歷之前參加過相關身障的一堆活動,我是不會意識到申請手譯員是權益,應要自己主動去爭取才是,滿感謝殘障聯盟辦的第一屆標竿營活動,透過相關身障的活動,我慢慢成長不少,也變得非常樂意參加活動了,因為我因溝通不便,所以很不喜歡參與聽人分組團體討論,現在我已經不討厭了,非常樂意去申請手譯員陪同,真的很感謝辛苦翻譯的手語翻譯員們,手語翻譯員就像是我的耳朵,他讓我完全無障礙跟別人愉快溝通,也很快樂參加活動,每一個活動都很有參與感,真的很開心,也很感恩。

某書中有一句話我非常愛!
“障礙並不等於無能,而是指用不同的方式做事情”

  我回想過去到現在,我求學時代並沒有申請過手語翻譯員,只有大四第一次申請而己,可見我對自己的權益一無所知,挺滿悲哀的,於是我開始去瞭解身障者的權益,在2013年11月30日,第一次參加千障聯盟與身心障礙團體發起「文化資訊平權」遊行,我意識到……..原來大家都一樣喪失應有的權益……也意識到所有身障們都必須要站出來替自己應爭取的權益發聲,也明白了不只有我一人不知道自己應有的權益,大家也是,我很高興我能參與到這意義重大的身障遊行,更高興的是大家不再沉默,很勇敢站出來了。

想知道更多資訊與文化平權的資訊,可以點資訊與文化平權  

我以我是聾人為榮,唯有去接納自己的缺陷,才能讓自己的心胸更廣闊,世界是很大的!

524419_10200511048412552_85289225_n

1457699_10200511047692534_1523372389_n

  自從103/8/9(星期六)去看身心科,得知本身有成人注意不集中/過動症,簡稱ADHD-過動症,我的反應是非常開心,因為我隱約知道自己有ADHD症狀,自從大學認識了正牌的過動兒-郁涵,一開始沒有很瞭解,因為我對過動症的專業名詞一無所知,雖然有臉書保持聯繫,但很少聊天,透過郁涵而加入了中台灣ADHD家屬及幫助者交流園地,發現有好多家長為ADHD孩子所苦,但我一直對自己是不是ADHD,仍略保留,我好奇心之下,去上網查相關過動症的資訊,發現很多症狀跟我的情形很相似,我才知道我不論努力改進多少次,都會被打回原形,常會有挫折,我從小是非常好動、活潑、精力充沛,很常闖禍,等我長大之後,我發現我和聽障們都不同,他們沒有像我一樣常常健忘、情緒多變、很容易high、好動等等之類,就這樣一堆的疑問藏在心裡,可是沒有醫生證明診斷,無法確定自己的情況是否為ADHD,最近情緒不是很穩,最後只好下定決心去看身心科,一開始我不知道要看什麼科,請教了敏慧家長關於ADHD是要看什麼科,原來是精神科,後來改叫身心科,我看過長庚耿醫院網站,心中有莫名很抗拒而不想去,但我不知道要去哪些醫院看,直到有一天我在輔大等公車,隨便看路邊,突然間我的眼光被「睛美診所-身心科」這招牌所吸住,不知道為什麼心中有強烈的意念一定要去睛美診所看,由於我要回家吃飯,拿出手機拍下招牌,回家拿給媽媽看,討論是否要去看看。

說起來很奇妙,我第一次才知道睛美診所的存在,因為我很常經過這輔大的路,竟然沒有發現到這診所!?我想可能是上帝安排的,感謝主,透過看身心科,終於解開心中的疑惑,原來上帝早就知道了…….我一直不懂上帝為何要這樣安排讓我認識基督徒-有過動症的郁涵????我說上帝啊,你真是愛開玩笑,為什麼不讓我早點知道啊??

現在,我總算釋懷了,真相大白了,主啊,我現在25歲了耶,你為什麼不在我的求學時代時讓我早點知道啊!?? 難怪我的求學時代一直都是不開心,不被人理解、不被人認同、無法溝通、 人際關係非常差到不行等等,我只能說我是非常有很多缺陷的人,上帝,你賜給我這麼多的才能,又賜給我聰明,我真的不是很明白我活著有什麼意義,我常對上帝發怒、抱怨,為什麼要讓我承受這麼多的痛苦及悲傷!!!!!!!!!!?????????????  上帝! 你好幾次拯救我,可是為什麼不讓我早點死??? 省得痛苦…… 我幾年來走得很累了,我曾好幾次呼求耶穌賜給我力量和幫助,如果不是靠耶穌的幫助,我大概不會有現在了,上帝的安排一定是有美意的,上帝要我等候耶和華! 等候……..是多麼煎熬的……… 主啊,我是軟弱、小信的人,我有很多才華也是你賞賜的,缺陷也是你安排的,但我沒那麼多力量、能耐去承受一切啊………..我是有限的,求主賜給我信心,讓我能單單依靠主,使成就"在信的人,凡事都能"馬可福音9章23節。阿門!

 

沒必要看自己所沒有的,因為自己擁有很多了,如果還不懂感恩也不滿足,那麼不論得到什麼,永遠不會感到任何快樂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